Close

Monthly Archives: August 2019

重金布局红人孵化 淘宝直播TOP机构纳斯获数千万融资

直播电商可以说是近几个月被互联网圈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,众多平台和机构也开始积极布局电商直播并且发力。近日,电商TOP机构纳斯宣布完成了来自赛富基金的千万天使轮融资,纳斯机构透露未来将注重明星事业部以及全网全平台红人孵化,其中包括纳斯在淘宝直播板块的精细化运。 纳斯是谁? 淘宝直播一家TOP机构,在阿里V任务的认证页面上,纳斯旗下的签约达人数量已经达到147个,是目前为止直播机构内旗下签约达人数量最多的机构。 因为向行业输送的人数过多,纳斯自嘲为淘宝直播的“黄埔军校”。 “因为淘宝直播的新,让这个行业没有一个可用的参考标准,在2018年,纳斯的流动人员便达到了上百人。”纳斯机构负责人笑笑坦言,直播发展太快,多数人都是为了混个背书,就选择一些比较知名的机构待一两个月。 这些变化在这个新行业里都是可以被接受的。 三年里,纳斯一直不断从试错到重生,一直稳居在淘宝直播Top10机构行列。从没有主播到目前旗下签约达人140多个,从2016年的成交额数百万到2018年整年仅直播间引导成交额10多亿,并且最早实施杭州主播的供应链走播模式。 目前,纳斯机构还在尝试打造一个淘宝直播的成长体系——纳斯学院。从自嘲为淘宝直播的“黄埔军校”到打磨一个真正的黄埔军校,纳斯机构在三年里走过了哪些弯路?又是因为什么特质为资本所关注? 2015年,娱乐直播正在上演着一场“战国时代”的群雄大战,虎牙、斗鱼等平台成为趋之若鹜的一个场地。当时笑笑正从事以传统模式销售的珠宝行业,在直播的热潮之下,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新场所,改变传统的销售渠道。笑笑在虎牙和斗鱼上都开了直播账号,开始直播卖珠宝,没想到第一次直播就向微信导流了30多名用户,半个小时成交就达到了3000多元。但就在笑笑准备继续卖的时候,平台便将账号封了,直播卖珠宝是不被允许的。 直到2016年,笑笑在朋友那边了解到淘宝开始有了直播。这和自己最初的卖货想法不谋而合,便毅然决定入场淘宝直播。当时淘宝直播还没开通珠宝直播,自己通过机构申请账号也迟迟未获得回应。笑笑便决定自己开机构。 2016年10月,纳斯机构入淘 不能进行珠宝直播,但是在广州这个女装沃土上,笑笑决定从服装类目入手。2016年纳斯在广州成立诞生之后,虽然通过直播引导了数百万的成交额,但公司并没有盈利,广州的传统市场对电商卖货认可度不高,纳斯首先便在货上面碰到了瓶颈。 反观杭州的市场,电商逐渐被接受,当时绝大部分发展好的机构也都在杭州。2017年4月,笑笑决定将杭州作为纳斯的主战场。为了弥补在货品方面的经验不足,纳斯还将旗下的主播放到供应链去直播,用工厂的尾货去拉动用户购买。开创了杭州供应链机构的走播模式。 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,同比增速近400%。而纳斯机构2018年销售额突破了10多亿,成为千亿的市场中的那1%。 从管理货到管理人,自嘲为直播界的“黄埔军校” 虽不是入驻淘宝直播的第一批机构,但是纳斯却是在平台原生态生长起来的一个新机构。 细观入淘的第一批机构,大多数都是由淘宝直播官方邀请入淘的,一部分是从娱乐、红人经济公司转型;另一部分则是有着多年的电商从业经验。谁也没有想到,既没有红人经验也没有电商经验的纳斯,半年之间便能闯进Top10机构的行列。 不过,笑笑坦言在三年里一直在摸索、试错和踩坑,“直播是一个新的行业,没有参照物。” 刚入场时,不懂货物,从广州搬到杭州。2016年时签下大量的站外娱乐直播平台主播,但他们不懂卖货,只能重新寻找卖货型主播。2017年开发供应链,但组货难度高。伴随着主播发展,机构又开始培养跟直播相关的各个新职业:运营、场控、助播……“ 在机构走入正轨之后,货品已然不是最大的问题。但是由于这是一个以’人’为核心发展的行业,碰到最大的问题,在于人。”更有业内人士表示,“似乎在淘宝直播上10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在纳斯待过吧。”纳斯机构自嘲为“黄埔军校”也正是这个原因。很多人觉得,在淘宝直播面前有的是触手可及的利益,匆匆入场,也匆匆离场。 “对于真正有能力的人,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出去,在纳斯,要走的人我都是直接签字离职的。”淘宝直播是一个风口,如果有能力,纳斯给不了他发展,那么也不会阻止他们去发展。离开了又想回来的,纳斯也同样有空间去容纳他们。 另一方面人的管理是来源于主播的不确定性,纳斯一直不吝于从0开始孵化主播,但主播的存活率只有50%,大多数主播一个月就无法坚持下去,熬夜、工作辛苦…..这些都是无法逾越的人类生存法则。 通过三年的沉淀,纳斯最终成功的孵化了100多名主播,包括多名淘宝直播头部主播。同时沉淀出一套关于主播、运营的成长体系。 “既然说是黄埔军校,那不如将自己的经验拿出来,打造一个真正的黄埔军校。” 在这样的情况下,纳斯学院油然而生。 练就真正的“黄埔军校” 对于初入局并且有着不错成绩的机构而言,三年下来成为了风口上的猪。但100多名主播的体量,也使得主播转型成为机构发展中最重要的一件事。 沉淀主播自己的品牌和店铺,还是帮助主播向网红化转型?全是待解的选择题。三年了,许多主播已经不再从事这个行业,或者不再适合从事这个职业。笑笑的原则是,不会主动淘汰主播,但更加希望能够加大力度的去投入培养更适合这个平台的主播。 纳斯机构目前为止就做两件事,首先将三年的经验树立起来,通过纳斯学院进行输出,打磨出直播行业里的“黄埔军校”,用模型化的方式去孵化主播,将主播在个类目中需要不同的胜力模型搭建出来。 机构在2019年也扩张了一个近20人的人力资源体系,去赋能直播行业里的人(不论是主播还是运营或者是场控),提供一个未来直播职业道路的成长体系。其次,纳斯正在构建出一个直播行业里的生态闭环,通过组建短视频、店铺、供应链等等团队,去匹配转型过程中不同主播所要的不同需求。 “在主播的培养上面,我们不惜于投入资金。”目前在新搭建的几个体系上,纳斯计划投入过亿资金用于精细化电商红人模型的孵化。并且未来计划3年内全网布局1万个网红,打造一个全平台的超级MCN。 “未来纳斯不是一个机构,更像是一个创业平台。”笑笑表示,只要是在直播行业里想要在进行创业的,都可以在纳斯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。同时纳斯也将为主播在站内外全平台匹配最适合主播的发展路径。

阅读更多